中国足球超级联赛 -> 首页 -> 协会公告
(2月25日)对韩国青少年足球的调查报告
2004-05-11 15:11:27

    受青少年部委托,我们自二○○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二○○四年一月二十日,在昆明海埂基地,对来华训练的韩国青少年足球队进行调查。

    现将观察、了解和分析的情况报告如下:


 一,关于本次来华训练的组织。

    此次韩国青少年队来华训练,原计划有500人,但因各种客观原因,最终成行的只有200余人,此次如果效果较好,今后将会有更多的人来昆明。

    本次训练的组织者系韩国一家国际旅行社,也是一家体育经纪公司,负责足球的是前国家队员、现案山市草地高中总教练朴鲁风。该旅行社不大,但有一定势力,系经我驻韩使馆和公安部介绍而来,与云南体育局对外交流中心达成协议,互相派驻人员,进行体育交流,足球队来华即为交流内容之一。海埂基地也仅是总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 该旅行社与云南体育局达成协议后,即在韩国宣传,声称独家代理运动队到昆明训练和交流事务,由各项目运动队报名参加。并没有经过韩国足协来组织。所以来到昆明的球队都是各自报名参加的,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安排。有关费用由各学校自理,基本上是学生家长负担,也有一些赞助。

    此次来昆明的有三个高中队和一个足球学校,(足球学校有8岁到18岁的四支球队)。三个高中队和足球学校的高等部是08年奥运会的适合年龄,其中有的人可能成为奥运选手,但与我们估计的备战奥运有较大区别。他们到昆明来训练是出于自己的需要,即提高本队的水平,是为参加今年的国内比赛做准备。

    训练后期,韩国足协属下“中高(学校)足球联盟”也派了一个人来昆明,据了解,他的任务是了解情况。因为广州足球报几篇报道在韩国媒体刊出后,引起轩然大波,家长们反映强烈,特别是朴鲁风手持木棍打队员的照片,被认为是丢了韩国的脸。朴的压力很大,几天饭都很少吃,甚至想到回去要丢饭碗。云南接待人员也很恼火,问我怎么办?我让他们找记者谈谈,注意报道的负面作用。其实几篇报道并没有太多的负面消息,包括引用我的话(我什么也没说过)也还是肯定韩国的多。但照片看来是有些负面影响。

    韩国四个队的基本情况如下:

1,案山  草地高中
主教练一人,助理教练三人。运动员37人(18岁3人,17岁16人,16岁18人)。

2,大邱  峡成高中
领队一人,主教练一人,助理教练三人。运动员31人(19岁2人,18岁5人,17岁10人,16岁13人,15岁1人)。

3,乌山高中
领队一人,主教练一人,助理教练二人,运动员39人(18岁12人,17岁12人,16岁15人,)

4,京水市足球学校
主教练三人,助理教练六人。初等部运动员(12岁以下)31人(10-12岁,个别8、9岁)。中等部(15岁以下)运动员52人(13-15岁)。高等部(18岁以下)运动员19人(17-18岁)。


 二,韩国青少年队训练特点。

    椐我们观察,来华训练的四个单位各有自己的训练计划,而且来华时各自所处的训练时期也不相同。因此,有从体能训练开始的,也有从技战术训练开始的。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比赛多,每周每队至少要打三场球。

    他们每天一般训练三次,即早操一小时,上、下午各两个小时。早操是身体训练,有各种跑和前后左右快速移动,比较符合足球比赛的要求。但有时也只是出来散散步,并不训练。估计是按队员的身体状况决定的。也可能是教练员经常外出饮酒作乐,回来太晚所致。晚上每周每队约有两次各一小时的力量训练。

    三个高中队的训练组织严密,计划性较强,在场地上显得有条不紊,教练员要求严格,队员情绪饱满,训练效果较好。每队训练一般分为两个组,主力组由主教练带领,所练内容实用性强,多为3-5个人的组合训练,组织有套路的进攻配合,基本上是一脚或两脚出球,技术要求简单、实用。后备组以技术训练为主,多为一人一球的带、控球训练,或者是两人一球的传、接球训练。可以看出韩国的所谓高中队完全是专业化的训练,与我国的学校队不能相提并论。体能训练以跑为主,运用循环训练法。训练总的特点是:时间较长,强度中等,以比赛为中心,有球训练为主。但是技术上的要求比较单调,反复次数偏少。韩国青少年队注重身材和力量,技术水平比较平均,但有特点的队员不多。在与云南几个足球学校队的比赛中,韩国队占有优势。但与名峰和庄毅足校相比,水平相当。生活上,韩国队员相当能吃,不仅三餐吃得很多,还要求晚上加餐。

    京水足球学校12岁以下初等部运动队一天两练,早上9:30分—11:30分、下午2:30分—5:30分。由于队员年较小,主要以基本技术训练为主。颠球、运球、传接球,是每天训练课里必须练习和学习的内容。训练中教练员对基本技术运用的规范性要求极严,每个动作亲自示范,每个队员必须接受教练员的考核后方能过关。教练员在训练中重视兴趣教学,把基本技术、游戏和小比赛有效的结合起来,让小队员们积极认真的投入训练。在1月8日、1月12日、1月13日分别安排了3场教学比赛,在比赛中教练员要求队员积极拼抢和保持队型,培养了小队员的拼搏精神。训练课中安排了3堂身体素质课,在足球场上结合跑的形式主要练习身体协调性、身体各部位的柔韧性。

    12—13岁第一堂训练课主要以跑圈为主,尽快适应高原气候。1月6日开始进行正规训练。一天两练,早上9:30分—11:30分、下午2:30分—5:30分。这个年龄的队员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基本技术,但训练的开展仍以基本技术为主。训练中更注重技术的实用性,模拟实战的情况下练习基本技术,提高技术的灵活掌握程度。训练期间分别安排了3场教学比赛,比赛中教练员要求传接球的准确性和积极拼抢。安排了4堂身体素质练习课,在足球场上结合跑的形式主要训练了队员的身体协调性和耐力。

    13—15(岁)第一堂训练课主要以跑圈为主,尽快适应高原气候。1月6日开始进行正规训练。一天两练,早上9:30分—11:30分、下午2:30分—5:30分。这一年龄段的队员除了练习基本技术外,教练员开始重视战术素养的培养。6人的分队比赛、半场的攻防练习、下底传中、各种配合练习、射门练习,已占训练的主要内容。教练员在战术训练中安排的各种套路不要求死记、死踢,要求队员能够举一反三,培养小队员在比赛中积极动脑,灵活运用的习惯。在训练中特别注重鼓励,教练鼓励队员、队员之间相互鼓励,一个成功的配合或一个漂亮的传接球都会得到全场队员、教练的掌声和喝彩声。训练期间共安排了4场教学比赛,比赛中教练员要求团结作战能力,队员之间的配合及队员的跑位意识。安排了4堂身体素质训练课,在足球场上结合跑的形式练习了身体协调性、身体各部分力量及身体耐力。训练安排紧密,训练效果明显。

    16—18岁第一堂训练课主要以跑圈为主,尽快适应高原气候。1月6日开始进行正规训练。一天两练,早上9:30分—11:30分、下午2:30分—5:30分。1月6日训练的第一堂课就是高强度的耐力素质训练。10天的训练认真刻苦,经常加时间、加训练强度。训练主要以战术练习、身体素质练习为主,基本技术为辅。分别安排了6场教学比赛,比赛中教练员要求队员积极拼抢,积极跑位,队伍整体衔接度和加强配合。安排了4次身体素质练习课,针对身体各方面的素质进行系统训练。整个训练期纪律严明。

    通过对韩国足校的训练观察发现,韩国足校对队员分阶段(分年龄段)训练比较细,每个年龄段的训练都具备了科学、紧密的训练方法。从小培养良好的训练习惯,纪律严明。训练中队员认真投入,能较好的完成训练任务。教练员教学能力较高,具有较强的职业素养。随队还有3名监督指导员,整个训练期安排紧密,严肃认真,体现了京水较强的办学能力。


 三,韩国的青少年训练体系。

    在观察韩国青少年队训练的过程中,也相应了解韩国的青少年培训体系。我以为这是一个比训练本身更重要的问题。当然训练是具体的,训练上的差别会在比赛中反映出来,我们应该重视具体的差别,但是从长远的人才培养的角度讲,更深层的原因应从结构上去找。

    据了解,韩国职业队不设后备队。他们的后备人才是从学校中产生。在青少年这个阶段是靠足球学校和有足球的学校。前者较少,只有四所。从来昆明的几个学校的教练配置、装备、训练组织和要求等方面看,他们都可以说是业余体制专业训练。

    业余体制是指他们的确是学校队,运动员是在校学生,要由家长交纳学费(每月高达1,000,000韩币)。但是,从学校到家长,包括学生本人,他们都是以培育运动员为最终目标。只有被淘汰者才转变为学历教育。

    专业训练是指教练是专职的、有足球教练证书的人员,朴鲁风是前韩国国家队员,持有国际足联证书,其助手也有相应的证书。学员在校实行“三集中”管理,早上出操,上午上学,下午训练,假期外出集训(如到昆明)。全年比赛7-8次,每次约20天,即有半年时间在比赛,此时是不上学的。对学习成绩或考学成绩,教育部另有规定,可以说只要是足球人才,就可以从小学一直升到大学,考试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(当然还要交得起学费)。由于有教练、训练时间、场地、装备和比赛次数的保证,他们的训练是相当专业化的。再加上上大学的出路保证,其优越性远远胜于我们的现行体制。所培养出来的运动员不能与完全的大学生比,但也具有相当的文化素质。

     韩国是四千多万人口,有一个特别市、六个直辖市和八个道(相当于省),道下有市、县。据朴鲁风介绍,全国有足球的学校,小学150所、中学150所、高中120所、大学60所。这也就是全国青少年队的队数,即约500支。每校一个队,跨三个年龄段,每队约40人。由于有体制的保障,他们之间自然形成了衔接,淘汰率不高。每队每年从下一级队中,选入16人,选谁由教练确定,没有学校之间的固定衔接。(当然韩国的大企业办有包括大学在内的学校,它可以从小就有目标的培养自己的职业队后备人才)。按朴鲁风提供的情况统计,在韩国至少从10岁开始到22岁,每一年龄段有专业训练的青少年运动员各2000人左右(大学每个年龄约800人)。总数约两万人。我们现在符合全运会年龄的青少年运动员,与韩国相当,其他年龄就比韩国要少得多。韩国还有一批在国外培训的青少年,主要在巴西。朴鲁风本人就在巴西办了一所足球学校,有100多人,他说,这些人主要是在国内不被看好的,自己到巴西等国去求得努力提高,以能够回国参加竞争。

    每年春、秋两季韩国足协中高足球联盟分别组织中学和高中全国大赛,每次有一百多支队参加。采用赛会制,小组赛后开始淘汰,名次列前的队可打7-8场球。其他有举办权的单位组织5-6次一定范围的比赛,每次有40-50个队参加,也是赛会制。案山草地高中去年获高中冠军,全年总共打了22场正式比赛。

    以上可以看出,韩国的青少年培养主要依靠的足球社会化,它不是足协一家在搞,甚至主要的不是足协在搞。以案山草地高中为例,开始是案山市政府认为当地应该有足球队,决定在草地高建队,市政府投资两亿,建了宿舍楼、场地和购置交通车。学校按教育部的有关规定,建立足球队,安排学员的生活、学习,聘请教练员。对于培养运动员教育部已有明确的政策。例如在全国比赛中获前四名的运动员可以直接升入大学。其他可以降低考分等等。韩国足协管的就是教练培训和每年春、秋两次比赛。其他5-6次比赛由足协批准的机构举办,如报纸、电台、地方协会等。因此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培养至少涉及政府、教育部、学校、企业、学生和家长、媒体、足球协会诸多方面。是整个国家把足球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社会文化来看待的结果。

    足球学校也许是一种更高级的组织形式。其学费是普通学校的一倍。四所学校都与国外有联系,主要也是巴西。学员也上学,但更侧重训练。

    朴鲁风认为他们现行体制有两个毛病:一是重视比赛成绩,训练不够系统;二是没钱的踢不了球。

二○○四年一月


责任编辑:马克坚 霍新


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赛事一览 | 专家观点 | 全民健身 | 奥林匹克 | 体育文化 | 体育产业 | 明星荟萃 | 图片库